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程应铨的下场有多惨?昔日翩翩少年,竟落得投湖自尽的下场!

2019年05月26日 栏目:历史

程应铨的下场有多惨?昔日翩翩少年,竟落得投湖自尽的下场!程应铨是林洙的前夫,林洙是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,而梁思成和程应铨是师生关系,现在大
程应铨的下场有多惨?昔日翩翩少年,竟落得投湖自尽的下场!

  程应铨是林洙的前夫,林洙是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,而梁思成和程应铨是师生关系,现在大家先了解这一下这三人的关系,咱们继续说!

  程应铨从小就很优秀,一直是高材生,而且外形也很帅气,飒爽英姿,够得上“倜傥”二字,英文、画画、摄影、游泳、打网球,无一不精。

image.png

  历史学家程应镠是程应铨的哥哥,当时他在昆明天祥中学任教,就把弟弟程应铨介绍给了自己的学生林洙。林洙父亲也是学建筑出身,与程应铨一聊如故,很满意这个未来的女婿。

  抗战胜利后,清华大学从昆明迁返北平。梁思成、林徵因主持的中国营造社并入清华建筑系。1948年,程应铨经沈从文介绍(也有说法吴良镛介绍)去清华大学建筑系任教,当时完成高中学业的林洙随男友前往北京。

  当时,程应铨担任规划教研组组长。在师友眼里,他极绅士,个性十足,一身才气,一身傲骨。梁思成、林徵因都很赏识程应铨。程在城市规划与建筑思想上很有艺术眼光。许多年里,程是他们的得力助手。

  程应铨教书也很受学生欢迎。由于他还翻译过一些高水平的建筑学著作,填补了国内建筑艺术方 面的某些空白,许多杂志纷纷转载。

  1956年6月,程应铨作为中国建筑师代表,随代表团访问了波兰等国,副团长是梁思成。程很欣赏波兰的古建筑,他甚至想学习波兰文,深入研究波兰的建筑艺术。他才华横溢,抱负多多,满怀激情地想在城市规划上有所建树。

  1957年,程应铨卷入当时建筑界在城市规划上的争论。在系里的一次小组会上,他激昂慷慨为华揽洪、陈占祥被调出北京建筑设计院而抱不平,因而获罪被划为右派。

image.png

  程应铨在最艰难的时候,妻子林洙不但没有鼓励他、陪伴他,还坚持与他离婚,并不许程应铨见两个年幼的子女。三年困难时期,他就把馒头切成片,放在暖气片上,孩子放了学就偷偷上爸爸宿舍拿馒头片吃,林洙知道,免不了一顿打……偶尔,程应铨也会失神,将友人之女喊成“小妹”,那是他女儿的乳名。

  程应铨对亲人说,林洙签字离婚时说,他只有两件事让她感觉良好,一是1956年作为中国建筑家代表团的成员出访波兰等东欧国家,林洙作为年轻建筑学家的妻子觉得风光无限;另一件是他翻译了不少好书,得到不少稿费。此两项皆直指名利。

  林洙告诉程应铨:两年之内摘去右派帽子,可以复婚。林洙嫁梁思成前,系里找程应铨谈话,问两人有无复婚可能,他刀截般分明:“不能。”他说:“我又不是太监,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。”

  之后,老师梁思成娶了他的妻子,曾经的妻子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师母。沈从文在给程应镠的信里,将林洙离开程应铨和再嫁梁思成统统归结为“本性上的脆弱”。

image.png

  程应铨的侄女程怡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:“现在想来,我叔叔真是挺难的,自己孩子的母亲嫁给了自己的老师,大家都在同一个系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……”

  1968年12月12日下午,程应铨在学校过道望着吴良镛,欲言又止。吴没理解他的用意,没有细问。第二天上午,高音喇叭就传出“程应铨畏罪自杀,罪该万死”、“打倒右派分子程应铨”的讨伐声。

  原来第二日早上,程应铨换上访问莫斯科时所穿的崭新西装,投湖自尽。一代英才,生命止于此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